您好,欢迎来到 彭斌 律师个人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州劳动争议律师彭斌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彭斌
业务手机:13265013278
其他电话:13229976686
电子邮箱:403927063@qq.com
执业证号:14401201120929037
所属律所:广东南日律师事务所
所属地区:广东- 广州
联系地址: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社主楼六楼

您当前的位置:彭斌律师 >> 律师文集  >> 商铺买卖合同纠纷上诉状

律师文集

商铺买卖合同纠纷上诉状

来源:广州劳动争议律师 网址:http://ldlspb.lvfaw.com 时间:2015-03-26 09:14:44

上诉人(一审被告):陈某园,女,身份证号:430626197208XXXXXX,住址:湖南省平江县XX镇XX街XX号。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地址,湖南省平江县新城区东兴大道新车站。

法定代表人:刘某国,职务,董事长

上诉人陈某园不服湖南省平江县人民法院2015年3月12日作出的(2014)平民初字第1540号民事判决书,现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2、一、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具体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    一审法院对部分证据的采信有错误

(一)      关于被上诉人的证据。

1.关于被上诉人的证据1-4,证据9

一审法院对原告的证据1-4,证据9予以采信,理由是,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原系“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解散后,该公司财产及债权债务均由原告接收,且被告的证据3、4、5所对应要求解决问题的主体都是本案原告。(见判决书第8页1-5行。)

“原告的证据9与原告的证据1-4互相印证,且被告的证据15、16中也认可处理商铺买卖纠纷的主体为本案原告……”(见判决书第8页11-14行。)

我们认为,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与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与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是否具有原告资格完全是两回事。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与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不能证明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具有原告资格。只要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没有消灭诉讼主体资格,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就不能取代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诉讼主体资格。这一点,上诉人在一审庭审期间以及代理意见已经做了清楚明白的表述

一审法院所述的“且被告的证据3、4、5所对应要求解决问题的主体都是本案原告”我们无法理解这一结论的具体含义,如果从字面意思上理解,上诉人从来没有认可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原告的主体地位。我们不否认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诉讼前后积极和有关部门以及上诉人联系、沟通关于本案纠纷的问题。但是上诉人在真正具有原告资格的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躲避问题,逃避责任的情况下,为保护自己的合法利益被迫与有关部门及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联系沟通,但这并不表示上诉人认可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在将来的诉讼中具有原告主体资格。

在与各方协商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上诉人还主动联系过平江县政府、湖南省政府等有关部门及领导并与之协商,上诉人在真正具有原告资格的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没有出现的情况下,在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材料及清单中,除了证据材料15、16之外,对平江县政府及有关领导,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等主体都称“原告”。按一审法院的推理,是不是也可以推定平江县政府、湖南省政府有关部门及领导也具有原告资格?

按一审法院的逻辑,上诉人对本案判决不服,那在上诉书状上能不能以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为被上诉人,如果上诉状上写的被上诉人为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是不是可以推定上诉人承认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具有合格的主体?如果上诉人认为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才有原告资格,是不是在上诉状上要将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列为被上诉人?或者干脆不写被上诉人?

更滑稽的是,一审法院其后对于上诉人证据3、4是这样认定的:“被告的证据2、3、4均为复印件,无法与原件进行核对,本院不予采信。(见判决书第9页2-3行)”。一审法院竟然用几份自己都不采信的证据作为论证被上诉人证据有效性的依据。

因此,无论是否有其他证据证明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具有原告资格,但是一审法院的这种逻辑是错误的。

2.关于被上诉人的证据6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的证据6被告对其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本院对原告的证据6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采信”。(见判决书第8页6-7行)

事实上,庭审期间,上诉人对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6“商贸门面预售合同” 明确提出异议。被上诉人提交的“商贸门面预售合同”故意剔除了合同附件,这一点在庭审期间法院及被上诉人都已认可。一审法院在被上诉人如此明目张胆向法院提交经过变造证据,法院竟然对其真实性、合法性予以采信。

3. 关于被上诉人的证据7

被上诉人的证据7所证明的对象与内容为“2013年11月8日原告向被告送达了《解除合同通知书》…”。一审法院认为“原告的证据7系湖南省平江县公正处出具的公正书,具有较高的证明力,本院对原告的证据7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采信”(见判决书第8页第8-9行)。

我们注意到,一审法院经过调查后确认:“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于2013年11月20日因解散而注销。”(见判决书第11页第13-14行)。假如法院的这一调查结论真实,那么,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在2013年11月20日因解散而注销之前,仍然具有处置该公司债权债务以及参与诉讼的法人资格。我们相信公正机关不可能超越法律权限,为至少在当时无债权债务处置权的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做这样的公正,即使该公正书确为公正机关做出,法院也应当秉承中立原则,依法认定其因违法而无效。

(二)      关于上诉人的证据

法院对上诉人提交的有关项目规划、许可等审批文件的证据1-4,因为“复印件,无法与原件核对”而不予采信。对于证据9-22,法院认为“与实际相符”而予以采信(见判决书第9页,第9-10行)。

庭审期间,上诉人明确告知,有关审批文件是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有关领导之前在协商过程中交付给上诉人的,以证明该建设项目获得了有关部门的审批。

我们认为,对于建设项目本来说,需要有关部门审批的事实,比上诉人提交的证据9-22,不仅更“与实际相符”而且更与法律规定相符(难道法院不知道建设项目需要审批这样的常识?),但是法院宁愿按照“与实际相符”的标准采信被上诉人都不愿意承认的,上诉人自己制作第9-22项证据,而不依法采信有关项目审批的证据。法院可以依职权调取平江县新汽车站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湖南平江华腾汽车运输有限责任公司,湖南平江汽车运输总公司三份工商登记资料,却不愿意依职权调取建设项目的审批资料。

二、    被上诉人变更诉讼请求是否合法的问题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变更诉讼请求后,被告要求答辩和举证,本院根据被告的要求决定延期审理,举证期限相应延长,原告在辩论终结前变更诉讼请求应予许可。对被告认为原告没有在法定的期限内提出变更诉讼请求,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变更诉讼请求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见判决书第13页第4-8行)

我们认为,一审法院的这一认定自相矛盾,与事实不符,与法律不符。

上诉人既然提出“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变更诉讼请求”,就不可能提出“要求答辩和举证”。法院也确认:“2015年1月30日,原告变更诉讼请求为解除原被告之间的合同……原告没有在法定的期限内提出变更诉讼请求,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变更诉讼请求的申请。”事实上,一审法院通知上诉人前往法院对被上诉人提出变更诉讼请求及相关证据发表意见时,上诉人表示不予质证,并要求法院依法及时判决。上诉人确实没有提出过“要求答辩和举证”的请求。

因此一审法院做出的“延期审理,举证期限相应延长”的决定不是根据上诉人的要求做出的,而是一审法院罔顾事实,做出的违法决定。一审法院做出的“原告在辩论终结前变更诉讼请求应予许可”决定,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

三、    平江县政府重新规划行为及其法律效力

一审法院依职权调取了平江县委办和政府办的“平办发【2008】55号文件”。我们认为,平江县这份文件的真实性与合法性值得质疑。

第一,平江县政府对于一项重大的建设规划项目,经过多方论证不可能轻易草率的推翻,变更。况且,该项目涉及几十家业主利益,政府不可能完全不顾几十家商铺业主的利益,在没有充分论证的情况下擅自毁约,造成群众利益严重受损。

第二,根据建设部等七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整顿和规范房地产市场秩序的通知》中明确,房地产项目规划方案一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变更。确需变更的,必须按原审批程序报批;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在批准其变更前,应当进行听证。

本案中,该项目经省一级主管部门审批,并已经实施,在没有征得有关部门同意的情况下,平江县人民政府也无权擅自变更规划。

第三,即使确属政府违法行为导致合同履行障碍,且被上诉人认为自己是合适格主体,在被上诉人及有关领导都认为政府行为导致商户受损的情况下,被上诉人应该追究政府的违法责任,而不应该以上诉人为被告,要求解除合同,损害商户利益。

四、    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法院根据调取的政府文件认定该项目由于政府变更规划,而使得原合同无法履行。

我们认为,一审法院在明知平江县人民政府没有按照法定程序变更规划,明显属于违法行为,那么该行为就不能作为法院判决的事实依据。

同时,我们认为,即使平江县人民政府变更规划获得有关部门的审批,从法院调取的该文件内容看,也不能认定变更规划后原合同不能继续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94条,关于不可抗力导致合同无法履行的的情形仅指客观上不能履行或者无法履行,而不包括主观上不愿意履行,政府站在人民利益的角度,不可能不顾几十家商铺业主的利益,擅自毁约。

本案中,原规划的项目、原合同中标的物已经建成,不存在灭失等客观原因导致无法交付的情形,因此,从合同追求互信与确定性原理来看,该合同完全属于可履行合同。

一审法院根本就没有研究政府文件的具体规定,对事实不做具体分析,无视合同法基本原理,机械片面理解法律条文,人为隔断法律与事实的契合关系,完全偏了作为司法机关应有的中立性和独立性,主观臆断该政府文件必然导致合同无法履行。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判决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决,依法改判。

此致

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陈某园

代理人,广东南日律师事务所

  彭斌律师,13265013278

时间:2015年3月18日